垃圾放送地点

【卜鬼】我和我的第三人称

#短打能手
#小鬼视角
#请勿上升   ooc算我的

我爱的,你爱的,通通幻化成水。都是幻影,都是假的,都是你的,我的,他的一场梦。
醒来吧,醒来吧。沉沦吧,沉沦吧。
有时候知道这是一场梦,才更加可怕。

有些故事开始就没错。

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台下,你说,“我叫卜凡。”

我叼着我的七彩色超大棒棒糖,带着墨镜故意耍着帅说,“我叫小鬼,你也可以叫我遛狗。”

后来回想起来,真蠢,想给自己一巴掌,扇到失忆。

但不知道为什么,人的梦都是第三视角的。

小鬼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撞进他的怀里活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猫,他撒娇着问,“你喜不喜欢我啊?”

卜凡低着头轻笑,“喜欢。”

“有多喜欢...

【簇邪】脑洞

#短打能手
#不顺眼就删

黎簇端着沉重的相机,在院里四处游走。

在一片小瓜园里,靠着柱子站着一个和尚,旁边的藤上结满了瓜,有大的有小的,在中间悠悠然飘出一阵青烟,烟雾缭绕中,他看见一双如墨的双眼,缓缓撇向他。

黎簇只是愣了一下,连忙端起相机来拍了一张。

放下相机的瞬间,他想的是,这老和尚真骚。后来一想不对,他也不太老,可是也不是个小和尚,只好改成这个中和尚真骚。

他甚至没有想到,用骚来形容一个男人是不太礼貌的。

可是不就是这样吗?他也许是一只蛇精变得,否则他怎么会在寺庙里腾云驾雾,还神态自如。

吴邪掐了手中的烟,走上前,能明显感觉出那家伙竟然往后退了几步,让他差点没笑出声来。

“...

【簇邪】狗

#ooc预警
#放飞自我

黎簇曾经是条狗,废狗,垃圾狗。

他曾经也像其他垃圾狗一样对自己不抱太大希望,终日徘徊在阴暗的角落中度过。

直到有一天他的生活里出现了一个人。

霸道,不讲道理。

吴老板,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歹垃圾狗也有垃圾狗的梦想。

屁。吴邪骂道,以后我的需求就是你的梦想。

就这样,黎簇变成了吴邪身边的一条狗。

因为吴老板毕竟还是吴老板,别人总不能明着面怎么样,只能冲他这条狗下手。

有人摸着他的狗头笑到这是从哪来的小土狗啊,这脑袋真好玩。

他冷不丁的咬回去。

也有人蹲着嘿嘿嘿的冲他说,别跟吴邪了跟我混吧骨头多三倍。

他也冷不丁的咬回去。

去你妈的,你长的...

[伊辛]

*ooc预警
*依旧短小

堆积如山的公文似乎无意识的压弯了他的脊梁,吱呀吱呀的风扇吹向了这边,吹散了他额前的碎发和烟灰。

他似乎有很重的烟瘾。和我们这些小协警不一样,他是需要一个人顶起一个警局的人。

辛小丰不讨厌这样的人。可是这与他害怕这个人并不冲突,他害怕关于他的一切。

他那敏锐的直觉,锐利的双眼,骇人的目光,甚至他唤他名字的那双薄唇。

“小丰。”

他是他手底下的一条见人就咬的疯狗,一把风吹即断的快刀,唯独不是一位朋友。

或者一个爱人。

他们曾经因为疯狂滚过床单。可那也仅仅称的上是酒后乱性,就连一夜情也算不上。

他和伊谷春,哪里有半点情呢?

都是在刀尖上舔...

【叶黄】无病呻吟

#叶修视角
#ooc严重,慎点
#短篇,一发完
#傻白甜,没什么可看的

“我啊,最喜欢你了。”


若不是那天突然的电话,也许我真的要忘掉他了。


这是一个没有星星的城市。所以,即便我站在楼顶,也依旧看不到一颗星星,只有漆黑的夜幕和孤独的月亮。他在电话那一头,不情不愿的诉说着近期的种种烦恼,我也只好静静地听着,大脑里一片空白。


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话多的没完,可我却并不讨厌这一点。也说不清为什么,自己其实是很没有耐心的人,却唯独喜欢听他从早晨吃了什么说到晚上睡觉时候梦到什么这些无聊至极的话。


“等等我去洗个头!我会再给你回电话的!”


我知道那不是谎言,他...

【灵茂】各的其所

#脑洞

“你对龙套来说什么都不是”

我是知道的啊。早就明白了。那有能怎么样呢,我仅仅只是利用他罢了。为了自己,不断的利用他。灵幻自嘲的笑笑,我也不过是一个奸诈的大人罢了。“龙套”他扭头道,“今天就先回去吧”

“哎?真的可以吗师匠?”他的脸上多了点疑惑,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恩,今天大概就没什么客人了。”他拉开窗帘,露出已经步满乌云的天空,“快下雨了,龙套,快回家吧。”把窗帘重新拉好,坐回椅子上收拾起东西来。虽然他桌子上本就很整洁,所有东西有条不紊的放在各处,他低着头看似认真的收拾着仅有的几样东西,一边与龙套简单的道别。

“那我走了,师匠。”

在门关闭的一瞬间,他停下了手里的动...

【e绝e】生日快乐

*祝我鹅生日快乐

这也许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天晚上的酒吧气氛很好。所有人看上去都很开心的样子,红着脸互相称兄道弟。作为一个不知名的小主播,当然也于他们混在一起,使劲的套近乎,摇摇晃晃的举起酒杯,看着漂亮的玻璃反光出耀眼的光,然后一饮而尽。也不知道就这样喝了几杯,我瞄到了坐在角落里喝闷酒的他。 意外的是陌生的面孔。听他们提过,也是个小主播,今天是他生日,所以举行了生日派对。明明应该是派对的主角,但却坐在那里拿这酒杯一点一点的抿着,也不知道到底喝进去多少。倒是听说这人不太好相处,所以没太有朋友。包间里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醉倒的人发出一阵阵鼾声,此起彼伏的呼吸,还有最后还...

© 三分热度 | Powered by LOFTER